主页 > 图赏 > 正文

科特迪瓦足球队坠入凡间的星辰,在人世的烈火

来源:德国足球甲级联赛/绥芬河/德国足球甲级联赛 2021-11-04 13:05

坠入凡间的星辰,在人世的烈火中续存 原创 溯鹰 物种日历

从神话时代起,触摸星辰便一直是人类文明永恒的梦想。进入太空世纪,火箭和飞船得以让人类飞向更高的天穹。即便如此,得以踏足月球的当代文明,也终究不过在家门口迈出了深空征途的第一步。至于亲手触及天上的群星,仿佛仍是属于未来的,遥不可及的畅想。

但其实,单说“接触星辰”这事本身,从一开始便有着另一种很实际的可能性。别忘了,星星也可以主动来到地面呀。班代果陨石 | Dornicke / Wikimedia Commons

陨石。这个你我并不陌生的词汇,也许常常出现在收藏家的橱窗里,也许常常出现在影院的灾难片里。但对人类来说,它们确实是如假包换的“外星物质”。它们封存着太阳系起源与演化的信息,加之数量稀缺,自然让它们成为各家博物馆争相邀请的常客了。

我们今天的主角——班代果陨石(Bendegó meteorite),便是这样一份子。数千年前,它陨落在南美洲那片“南天诸星庇护的国度”(巴西)里。数百年前,人们发现了它。数十年前,它见证了人间对宇宙认知的飞跃,几年前,它却和博物馆一同身陷烈火。这颗见证了宇宙亿万年命运的星之碎片,自身也在尘世间书写了一个独特的故事。

陨石的前身

地球是太阳系八大行星之一。但除了八大行星和它们的卫星之外,这个“社区”里其实还生活着无数的漫游者——小行星。

生活在同一片社区,难免要“串门子”。许多小行星的轨道与地球相交,以至于每年都会有不少小行星被地球引力场捕获,坠入地球。得益于大气层的保护,诸多个头不大的小行星在高速坠入大气层的过程中,便在大气摩擦生热中融化掉了,成为了划亮天际的流星。那些体格巨大的个体无法燃烧殆尽,残骸就会撞击地面,成为陨石。巴林杰陨石坑,直径约1公里 | Pixabay

现今地球发现的绝大多数陨石,几乎都形成于40多亿年前,彼时,太阳系刚刚诞生,无数的冰屑与石块,漂浮在围绕太阳旋转的巨型尘埃盘里,尘埃之间互相滚动,粘合,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越聚越圆,形成今日行星的雏形——原行星。在凝聚过程中,无数小石块的相互撞击的动能,转化成原行星的内能,令球体内部大规模融化,形成岩浆的汪洋。霍巴陨铁,世界已知最大的陨铁 | Pixabay

岩浆是液态物质,里头不同的成分,会在自身重力与浮力的驱使下逐渐分道扬镳:那些重的离子沿着重力势降低的方向,缓缓下沉到星球中央,而较轻的物质则漂浮至星球表面。在含量占主导的几类主要元素里,最重的是铁,它一股脑沉入原行星内部堆积起来;而较轻的镁、铝、钙、硅等元素,则浮至星球上层,抱团组装成硅酸盐,让星球的上层成为硅酸盐的熔浆之海。熔浆之海的表面直接暴露于冰冷的太空,很快凝固成一层薄薄的“痂”,至此,星球便完成了圈层的分异。

熟悉地球内部结构的伙伴肯定意识到:这不就是地核、地幔、地壳么?没错。今日大家再熟悉不过的“地球三圈层”。其实在太阳系刚诞生不久的原初之刻,就已经是这个社区里“率先成熟”起来的那些球形大天体的标配了。

天空中的流浪儿

可仰望今日的天空,行星只有八个呀。太初之刻成千上万的原行星都去哪儿了?答,粉碎了。它们虽然成功塑造了自己,并且成功完成了一颗星球的“成人礼”——变成球体、然后圈层分异,但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初始轨道又高度重叠 。没过多久,这些原行星纷纷相撞。一颗颗优雅宁谧的球形,在一次次天地大冲击中,支离破碎。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都从此失去了演化的资格,成为漂浮在太空中的残骸——小行星。小行星想象图 | Pixabay

原先深埋在它们内部的滚烫铁核,被抛向寂寥的太空,它们构成了铁陨石的主要来源;原先汩汩涌动的地幔,也炸裂为冰冷的凝块,即人们所称的石陨石,核幔边界的混合物,便是石铁陨石了。从那个混沌纷飞的纪元开始,它们一漂就是45亿年。在随后的日子里,只有少数,得以与地球再次撞击并全身而落。自从它们坠落、在地表彻底尘埃落定的那刻起,它们便入乡随俗,从此领了一个别扭的新身份——“沉积物”。

就好比巴西的那颗,被后人命名为班代果陨石的那颗。

地表的“寻星之旅”

1784年。人类文明已经进入大航海时代。葡萄牙人的殖民地已经遍布南美丰沃的亚马孙平原。在偶然的机会下,他们发现了班代果陨石。

彼时,近代科学的大厦尚未建立。人们对陨石的科学意义没有丝毫概念。但,有一点他们是谙熟的:陨石是自然的稀缺物,而稀缺代表着价值。追逐价值是人的某种天性。这一点,当欧洲人朝新大陆扬帆的时候,已经刻在他们的血液里了。然而,巨大的班代果陨石。要想独占它的价值并不容易。1784年的世界,不仅科学的萌芽尚未破土而出,工业的啼鸣也远未响及彼时的新旧大陆。1887年拍下的班代果陨石的照片 | Wikimedia Commons

于是,“移星计划”开始了。执行这项任务的……是一些牲畜牵拉的驮车。班代果陨石那“旧星地核”的重量,显然对这些新生代的哺乳动物来说,太为难了。刚开始搬运不久,陨石就翻车了,连石带车滚下山路一侧干涸的河床里。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实在搬不上来了……直至1888年,葡萄牙殖民地上已经兴起了一个叫做巴西的新国度,陨石才终于被成功搬进巴西的国家博物馆里。

烈火焚烧只等闲

40多亿年零一百天。在40多亿年漫长的岁月里,它始终漂浮在宇宙。数千年前,它来到地球。最近这一百多年,它终于有了一个“家”。而2018年,这个“家”,失火了。

无数的文物、无数的藏品,在巴西博物馆的大火里毁于一旦。南美自然风物、本地原生文明史、欧陆人的殖民历史……一座博物馆凝聚了一片片时光的痕迹,而一场大火,让这一切消散于时光。

除了班代果陨石。失火之前的巴西博物馆与班代果陨石 | Dornicke / Wikimedia Commons

它曾是星球的核心。它本身铸就于数千度的灼热深渊、它曾经历过原行星的冲撞、它也曾在与地球相会时扛住了大气的消磨。铁的熔点高于1500度。而博物馆主要建材和藏品燃烧的温度,却不过几百度。吞噬文明宝库的烈火,在“流星”面前却无可奈何。

在它走过的40多亿年时光里,这几百年的小小时光碎片,不过是亘古中一丝须臾。可这却是一位“天外来客”与地球文明的难得交会。巴西博物馆在火焰中艰难重生,它还要继续呆在那里,在这须臾里,继续见证人类文明那瞬变、复杂、却又活跃闪烁的故事。不知未来,它又将见证什么呢?太阳系与小行星带 | Pixabay

也许只有横贯时空的星辰能够回答了。而我们,则是故事舞台上的演员。属于我们的故事,属于广袤星河里,某一角落的故事。原标题:《坠入凡间的星辰,在人世的烈火中续存》

阅读原文

网友评论

发布

热门相关

标签
NBA前总裁去世戴利nba灌篮视频伊利斯杰里米埃文斯王记得探球网韩国对阵德国冰岛队jrs005直播男排世锦赛马尔基西奥NBA总决赛G4萧敬腾打篮球克南亚当约翰逊企鹅手机捷克足球asenna刘翔比赛直播nba热火曼城vs南安普顿湖北经视频道基利冈萨雷斯考克斯atp年终总决赛砍霍战术麒麟杯飞碟视频彤彤济南生活频道何宜德劲暴体育埃里克松穆里尼奥自传灰熊vs热火视频直播cctv风云足球cctvnba直播谢洛托雨人坎普nba全明星赛2018伊利契奇科里布鲁尔nba风云直播泽井球王马拉多纳大庆电视台04年欧洲杯欧冠决赛集锦湖人魔术冲突阿尔萨德托雷斯老婆斯塔德劳尔冈萨雷斯

没有更多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